Wednesday, February 11, 2009

扣留下死亡,急需大家关注

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 下午三时三分

文:赖康辉

最近,一名22岁的印裔青年古甘阿南丹(Kugan Ananthan),被指涉及梳邦再也的数宗偷车案,于农历新年前遭到警方逮捕并扣留在梳邦大班(Taipan)警察局。但是后来他却被发现倒毙在扣留所内。

雪州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Khalid Abu Bakar)声称死者是因为呼吸困难而毙命,并表示连沙登医院的解剖报告也证实该青年“肺部有水”而死。

死者的家属平白没有了一个孩子,若你是死者的母亲,岂会有罢休之理?人人皆由父母生,生命可贵,万金不换,身为死者父母及家属者,当然誓必查个明白,讨回公道。

在 扣留所突然倒毙,让任何人都难以置信的。因此,死者家属于日前闯入停尸间。他们拍到的录影显示,死者身上拥有多处伤痕,包括其手腕出现数道很深的伤疤,血 液更从嘴巴与鼻子流出来。死者的录像显示与雪州总警长卡立的解释有很大的差异,不得不让人起疑。雪州总警长卡立之解释和家属录影之间,必有一个是假,不可 能两者皆真。这个真假之间必须再做多一次全面的剖解和验尸,就能水落石出。

在事件闹大后,该案终被列为谋杀案处理。雪州总警长卡立仅表示涉案的11名警员已被调职到八打灵再也警区总部,担任文书工作。这倒是让人担心,因为涉案警员的杀人嫌疑未清,未调查清楚就调职不担保下回不会再有人在扣留中冤死。

后来,警方及内政部长赛哈密抨击家属更针对闯入沙登医院停尸间的做法形同暴徒。警方也在家属准备前往领尸下葬时派出大量警员拦阻,并逮捕了5人。警方的过份举动不得不让人充满联想,也让人质疑其专业水准。

这 样的事件,华社往往会忽略关注,因为死者涉嫌偷车以及并非华裔。然而,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被警方扣留的可能性。如果今天我们不关注警察的专业、扣留所的安全 及普通百姓的基本权利,他日不幸遭到警察扣留,同样的会面对印裔青年古甘所面对的“死亡”风险。从为了自己的自私角度出发,警察不专业、低效率及滥用暴 力,不但会随时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血光之灾,更会让强盗趁着警方的滥权及无能而无法无天,横行你我的社区(反正警察只会滥权和进行政治行动而不懂得保护 老百姓)。如果为了自己和亲人好,高效率和专业的警察是你必须重视的,因此你就不可漠视古甘及其他死伤于警察暴力的人。

2003年至2007年,5年里我国共发生了超过1500件扣留所死亡事件,而我国政府从来就没有任何行动,就连当初首相本身都赞成要成立的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也都落得不了了之。

不 正视警察暴力及扣留所死亡事件,只会为社会带来种种冤案与惨案,而且更乖离了警察原本保护人们的目的。长久下去将导致糟糕的局面出现,以后任何一个人若遭 扣留,必将失去人身安全、法律咨询权、受审讯、通知家属等基本权利。从为了社会及子孙未来的角度着想,重视警察暴力及扣留所死亡也是我们唯一的选择。该选 择将可让我国人民安居乐业,免于恐惧。

毕竟,法治精神就是要保障所有人的自由。我们必须确保警方只能拥有24小时的扣留及调查时间,24小时后警方必须放人,否则就将扣留者带上法庭。警方不是法官,绝对不可滥用私刑,超越本身的职责范围。

我们必须清楚知道,警察暴力不是族群课题,而是全民人身安全的课题。一个有良知的社会或是个人都应当关注屡屡发生的警察暴力事件。关心与促请政府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就是你我、华社、所有人民最重要的一步。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9/02/08/24.html

2 comments:

keykok said...

要踏出这一步是在不容易。

啊利 said...

5年里我国共发生了超过1500件扣留所死亡事件《--- 這是一十分驚人的數目字。
我國的司法制度賦予警方過量的權力,這個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