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看不起虚伪的叶新田与他的支持者

任何解放,如果在失去管道下以及当权者的封锁下,暴力就是剩下的解决方法!

过去,罗马奴隶以武力起义反抗罗马帝国是如此。

过去,林肯解放黑奴亦是如此。

过去,马共反抗英殖民更是如此。

到今天,以色列的霸道也必遭武力和暴力的反抗。

拳打叶新田的林肯智也是如此。他只不过是个普通青年,在无权无势,不懂得搞组织下,加上没有看到任何可行的管道,把不满诉诸暴力就是那个可能的选择。

行使武力后须负责,但我想我必须肯定他。诉诸武力所需的勇气是很大的,特别是对掌权的人。因为掌权的人可以十倍奉还给他。果然,林肯智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警察及坐牢。

请叶新田和他的支持者告诉我们,当年他们反抗霸权时,有没有使用武力?叶新田为木屋抗争过,他应当很清楚,老左也应当很清楚。

我不会反对弱势者使用武力,因为他们没有多少的选择。如果你要反对他们使用武力,请你给他们选择和管道。

面对压迫者,我支持武力是其中一个选择。我知道武力往往有反效果,但是我愿意去了解背后的根源。你又愿意吗?

不要告诉我,当坏人要杀你,你就给他杀这种迂腐的道理。

当然,叶新田这种人是暂时比不上巫统国阵、以色列等坏蛋,但是可以肯定的他是华教里的独裁者!请你不要告诉我拳打叶新田就是拳打华教心这种歪理。不是肉麻而已,而是非常毛骨悚然!

我不想学叶新田的虚伪,明明不想原谅对方的冲动,却要扮到好像很大方。我何止想拳打叶新田,我简直想脚踢叶新田,我只是没有那种V for Vendeta的勇气而已。

注:
热血青年们,在马来西亚的任何反抗,其实是不适合以武力进行的。因为这里不同巴勒斯坦,也没有那里那么穷。如果要反抗任何压迫,你可尝试动员和平集会。这会来得比较有说服力。

我反对压迫者的暴力/掠夺者(有准证的政府或无准证的民间强盗)的暴力。

2 comments:

啊利 said...

“華社”是誰?爲什麽打葉新田華社會傷心?
打人是不對的行爲!我反對暴力!也譴責暴力行爲,可是我也看不慣那種虛僞“歪鼻”人!
那些說打在他身傷在我心的人更好笑,都不知道是哪個年代蹦出來的,以爲在寫80年代的情歌咩!心也碎了~
打你就打你了,我管你是誰!

thepplway said...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