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 2011

文章转载:我对诗巫教会接受175万令吉拨款的看法

这篇有关信仰的文章,我觉得写得太好了,所以我不问自取地拿来转载。

基督教与我渊源甚深。我身边其实有许多关心社会、人民社稷的朋友,有时候遇到一些宗教领袖的看法,难免陷入矛盾。但是我是这么认为,他们其实比起一些宗教领袖更有接近主耶稣被钉十字架前的一切坐言起行,但是由于他们只是一个小小的教友,难免偶尔会感到寂寞和孤独。其实,只要手持圣经,心怀主耶稣基督的精神和指引,他们其实并不孤独,因为大家不但是教徒,更是一个关心公义的普通人,何必为了一些“造诣”不高的宗教领袖而难过呢?要记得,马丁路德等人教改时期,他们引领教改时说过:做一个有信心的教徒。

也就是当时的宗教领袖也有腐败的!就如天使背叛主!当然,也有坐言起行的好宗教领袖。

我不多说了,我就以我作为一个信神的渺小人物,用这句话“努力追求真理吧!坚持真理吧!要有信心!神不放弃你,你也要不放弃!尽管前路茫茫,坚持就是胜利!纵使世界末日,坚持真理者还是胜利者!阿门!”与大家共勉之。


一大清早起来,读了 《教会拒退还诗巫“糖果拨款”,反呛吴吉平嚣张且自鸣清高》的新闻后,真的觉得很心寒。

这件事情自5月27日就困扰了我好几天,如果我不整理出自己的想法,我会一直心里不舒服。

我是在金宝卫理公会信主的,所以对于卫理公会,我也存有特别的情感。

4家诗巫卫理公会,在补选时接受政府175万拨款的言论引发了激烈的讨论。

我重复阅读了双方的言论,前基督教联合会主席吴吉平的文章《我们不接受这种钱》,并没有任何冒犯之意,他写得非常诚恳,反观卫理公会新安堂执事会主席官佰永的文告就充满火药味。(由于我们看到的已经是编辑过的新闻,所以不清楚他的原意是否就是如此。)

官佰永辩称,这都是人民的税收所得,更何况教会都是以正常程序申请而获批准,没有涉及任何交易或附带条件。

至于在领受了款项后在报章刊登致谢,官佰永辩称,这也完全符合信仰的教导,以体现感恩的行为。

“他也辩称,若因为补选而获得更多拨款,也可视为是上帝所赐的特别契机,过后再按教会需要,加几倍赐福教会,让教会恩上加恩。”

这句是最让我喷饭的,准确来讲是让我很心痛的,上帝的恩典就是这样被滥用的吗?

虽然说申请是依据程序,虽然法律无法裁定这是不合法的,但是明知道国阵每次在补选就会拨款,是变相贿选,教会依然愿意陪他们上演这样的戏码,还登广告感谢,这已经给外界一个不良印象了。

我也把吴吉平的部落格上的回应都看完了,基本上他的读者也分成了两派,有人认为可以接受,有人认为不可以接受。

同样也有人提出,如果该教会祷告后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得到拨款呢?抱歉,我真的不愿意相信这是上帝的作为。

有人引用哥林多前书8章1到13节提到祭过偶像的食物是否可以吃来谈论此拨款问题。

基本上,平常我在家里都有吃祭拜过的食物,我并不在乎这一点,反正我不信家里的偶像,所以吃这些食物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但是若有人质疑我,我就不应该吃了。

哥林多前书8章8到9节:“其实食物不能叫神看中我们,因为我们不吃也无损,吃也无益。只是你们要谨慎,恐怕你们这自由竟成了软弱人的绊脚石。”

这175万令吉的拨款恰恰成了别人的绊脚石,叫人跌倒。在众人眼中,无论你如何以合法的程序和合理化自己的理由获得拨款,已经是“受污的钱”了。

从《当今大马》的新闻标题,就可以看出他们对于此新闻的取角。《当今大马》称之为糖果拨款,就已经看出这笔钱的用意了。

马来西亚卫理公会会长理事会主席华勇却说:
“总言之,政府所拨出的钱实际上就是纳税人的钱。我们国内的问题的确是,拨给宗教团体的钱大多数都给了某一种宗教群体,给其他的就相对很少。就这一次拨给几间堂会的钱来看,政府可以说是在尝试更正过去的错失。”

这也是让我喷饭的另一句话,如果政府真的这么用心尝试更正过去的错失,为何他们不选择拨款给另外一些没有在补选选区的教会?

虽然他承认这让他们陷入两难的情况,但他也以要提防教会被朝野政党利用来合理化不要拒绝拨款。

“基于这个理由,此时拒绝接受政府拨款不一定是一个解决方案,因为人家会误释为拒绝政府偏袒反对阵线。”

我想问,即使被认为拒绝政府偏袒反对阵线,那又如何?凭良心而论,这个政府还值得我们支持吗?

这件事情又再次让我回想起我的大学生涯,我曾经对基督徒拥有美好的想象,认为我们作为神的儿女,应该是与众不同的。

在校园暴力事件发生后,我曾经愤世嫉俗,希望大学团契能为了我站出来,可是他们终究没有,我明白他们是学生,注册权很重要。

我当时曾经心里大骂:“你们说你们要做光做盐,但是连面对不公义都不敢,谈什么做光做盐?为什么基督徒这么残忍?”

后来的后来,我不再对基督徒有任何的期待,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有人认为我这样想,好像有点极端,没办法,那是我唯一能让自己好过的方法,不然我会很痛苦)所谓的基督徒,并不是每个都是“真正的基督徒”,这都要视乎他的灵性,今年就让我碰上了一个难搞的基督徒,简直是大开我的眼界。这个世界上,有很好的非信徒,也有很糟糕的信徒,我们都是罪人。

后来我更认知到,我国的大环境就是造成所有的马来西亚人都处于一个漠然的态度,无关于他的信仰是什么。

卫理公会新安堂执事会主席官佰永又再次让我想起了失去盐味的盐,虽然马来西亚卫理公会会长理事会已经呼吁不要评论此事,但是很抱歉,我就是这么想,觉得官佰永简直羞辱了基督徒和上帝。

老实说,我真的很想看见教会站起来为不公义的事情发出声音,立场坚定地呼吁人民否决这个烂政权。如果教会能做到这一点,这是何其大的力量!

眼前国家存在这么多不公义事情,如果我们选择沉默,我们和在纳粹政权下的教会有何分别?

我不知道我等不等到这样的一天,只想以一句经文结束我的文章。

哥林多前书10章31节:“你们或吃或喝,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1 comment:

artery said...

can u give me ur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