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青年劳工的挑战:崩溃中的青年

青年劳工的挑战:崩溃中的青年

赖康辉

28/08/2010

一直以来,青年都是世界各个国家的主要劳动力,更加是改变世界的主要动力,可说是举足轻重。每年812日的国际青年日更是全世界革命青年反帝国主义、反军国主义、反世界大战的纪念日。但是今天,以上这些光环都在悄悄地消逝中,取而代之的是青年正要面对上一代所遗下来的严重问题——劳工与经济问题。

目前社会有一现象,既是青年将面对严峻的经济挑战,甚至受到当前世界经济的严重冲击。80年代前的青年或能幸免于这波经济冲击,但是大多数80年代后的青年在就得面对严重的剥削和经济困境。

社会没有看到80年代后的经济困境的真正原因,反而大家都为他们的困境或失败冠上各种名号。社会以草莓族 、布丁族和豆腐族来形容80年代后的青年外表光鲜亮丽、甜中带酸的生涩、在温室中长大及一捏就破的特性,无法面对毕业后的工作压力。世界工厂中国富士康发生多宗青年跳楼案后,有的社会人士就为现代青年冠上低抗压性、温室长大的草莓族。

社会也以“蜗牛族”来形容青年为了拥有房子,不惜节衣缩食来背负长期房屋贷款。老实地说,现在的青年已没有能力购买房子,他们若要购买双层排屋或公寓单位(地点稍好的地方都没有廉价屋或单层排屋,不然就要挤廉价组屋),必须背负庞大的长期贷款,不然就需要父母的资助。一些人更以“蚁族”来形容“80的一个庞大群体——“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这现象其实也不止出现在人口大国中国,同时也出现在各个国家包括马来西亚,许多大专生在毕业后因无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低而共同租房子来聚居,以节省开支。

民间更以凄凉的名字“啃老族”来形容时下依靠父母供养的年轻人,所谓的啃老族其实就是新的“失业群体”或“低收入群体”。他们的薪金微薄或失业,因此还需依靠父母供养和救济。除此之外,就连时下青年也自嘲本身为“月光族”,就是每个月赚的钱都用光、花光。

世界各个国家的贫富悬殊似乎也有愈来愈严重的现象。青年贫穷人数正以高速增长也似乎是世界的趋势,大专青年赤化的现象也日益明显。国际劳工组织(ILO)报告1指出,目前国际1524岁青年失业率正大幅攀升,预测2010年青年失业率高达13.1%。国际劳工组织也指出,国际青年失业人数从2007年的7,320万人大幅度增长至2009年的8,100万人,增加了780万人;青年劳工(就业中)的贫穷率则高达28%,既是每人一天赚少于1.25美元,反观国际劳工贫穷率却是18.1%。报告也指出,女性青年失业率比男性青年高出0.3%。无论如何,国际劳工组织仍然乐观地预测2011年的青年失业率将会下降。但是不可忽略的是,一些资讯不流通国家的实际青年失业率和贫穷率或会比国际劳工组织的来得高,以目前欲振乏力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角度来看,目前青年仍会面对接下来的严峻挑战。

在我国的青年情况也不乐观,每况愈下的劳工福利和待遇就更令人担忧堪虞。由于我国农业、工业、建筑业等国家重要支柱行业的工资低廉以及工作极为辛苦,这些行业已经难见青年踪迹,反而都由外劳取代,雇主们得以进一步边缘化青年劳工,并向外劳招手并进行大幅剥削,以获暴利。试问一个月四、五百令吉的薪水而且工作辛苦,谁要干呢?奇怪的是,我国的多数青年去了哪里呢?他们大多数都在销售与服务业工作。许多青年甘愿在商业广场当销售员,也不愿前往3D(危险、肮脏、低工资)行业工作。如果你试着到吉隆坡旅游胜地茨厂街逛逛,你也会发现已经没有多少个青年在那里当档口管理员,大多数的档口已由外劳取代,而在那里工作的青年都是兜售盗版光碟及色情光碟的销售员。

以上现象看来,我国青年出来工作的,大多只有四种选择,否则就得失业。一部分大专资格的青年将会成为律师、工程师、会计师、软硬体设计师、建筑师、化学师等,另大部分大专资格青年大都投入金融业、保险销售员、传销员、地产销售员、公司销售员、行政人员、采购员、公务员(包括医生、药剂师、老师)等;至于中学毕业的青年则将从事公司仓库管理员、商业广场销售员、快餐厅员工、汽车摩托维修员等;剩下另一种就是看破辛苦工作仍无“钱”途和前途的青年,又不甘失业遭人白眼,他们唯有挺而走险“捞偏门”,如从事翻版光碟、刮刮乐、打着为老人院孤儿院的名义非法筹款、酒吧看管人、地下万字、赌球、走私烟酒、摇头丸、毒品等。当然,有部分青年会去当攫夺匪、收保护费的私会党员、大耳窿收账员等。这就诚如国际劳工组织经济学家卡普索斯(Steven Kapsos)所说“青年人一旦失业就别无选择,他们必须工作,大部分人最后不得不转入非正规经济部门”。

除了走对路线的青年,如维修汽车摩托等青年,虽辛苦,但若学成“头手”,只要父母有能力出钱让其开店,相信未来三餐糊口不是问题,而且也无需像从事“偏门”的青年那般面对高风险,更比从事快餐厅工作人员和商业广场销售员的收入来得更好。因此,总的来说,当下青年一旦无法完成大专资格,其面对的人生风险是颇高,尤其是在高度绩效制的年代。值得一提的是,40年前,一碗面是20仙左右,而那时工资从200400令吉等,当时就算独自面对生活也绰绰有余;然而,今天一碗面的价格是4令吉左右(40年前的19倍),莫说750令吉(40年前的2倍左右)的工资,就算是2,000令吉(40年前的1.5倍)的工资,恐怕也要捉襟见肘。这也就是说我国40年来的物价涨了接近2,000%,而工资却只调整了100200%而已。世界银行的最近研究报告也指出,马来西亚的工资在过去10 年只增长了2.6%2试问,现在这种经济压力是普通人所能够承受的吗?可见我们的青年真是超人啊!

我国经济失衡已是不争的事实,更严重的是政府不但不曾检讨他们打造的政策和国家制度造就了今天的青年经济状况,而且也有意的制造大量廉价劳工。且看我们的国家向青年鼓吹什么?由于我国在70年代发现了石油并有利可图,政府为了满足本身的汽车工业、各种白象建筑物工程、塑胶工业等议程,于是在80年代向青年和社会大众鼓吹工程师、化学师行业等,8090年代毕业生对工程师等职业趋之若狂;后来90 年代,政府看到世界迈入资讯工艺时代,而且世界诞生多位富豪,然后又不顾网络泡沫,拼命向年轻人宣传资讯工艺、企业管理等,结果又造就劳力过剩。接着,政府又头重脚轻,在2000 年代拼命宣传生物科技(在没有基础下宣传,不是谎言是什么?),结果一大群生物科技毕业大专生失业,最终人力资源过剩仅能从事其他行业,如成为保险从业员、销售员等。

可见大专毕业生的情况也没有比中学毕业生好多少。2000年开始,由于许多大专青年看到打工的情况日益糟糕,但是他们却又无法洞悉我国制度的操作和其真实目的,他们普遍上又抱有发达的梦想,个个都想创业。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别有居心的人士就利用了这点,大力鼓吹传销致富梦,说什么“只要肯努力付出,一定可以园梦想”。当时,许多的多层次传销(其实模式仍然是以金字塔为基础)就红极一时,如卖香精的、卖金币的、卖省燃油的、卖各种产品的,甚至包括卖保险的。后来,那些卖香精的、卖金币的都崩溃了,许多大专生自己的钱或借来的钱就血本无归了。

当时许多大专生真的以为所谓的多层次传销就可以致富,殊不知这只不过是金字塔游戏,只有最高几人能够真正致富,底下的就是“垫尸体”。也难怪,正如许多人所知道富豪是多么的勤劳经营其企业,有的富豪只睡4小时,但是鲜少人会注意到这些富豪其实大多数时间其实是花在官商交际上。这是因为媒体的宣传力量。其实,所谓的创业,既是要和政府有关系,说穿了,发电厂、油站、水务、运输、印刷媒体、采矿、挖沙、伐木、矿业、木材、汽车进口、博彩等领域的执照,完全是需要由政府给你的。许多富豪都与执政集团领袖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就连贷款也是在由政府作为后盾下而更轻易获得融资。所谓的我国许多首富其实都拥有政府提供的博彩和独立发电场执照,这两大领域根本就是其中包赚钱的生金蛋企业,而这些恰恰才是他们致富的秘诀。

因此很多时候,青年创业梦就好像是在发白日梦,青年包括大专生和中学毕业生,若想有更好的生活,他们不该只沉醉于各种媒体所宣传的企业家成功秘诀,反而应该关注的是大多数青年最后都会成为劳工,并会面对一大堆的劳工福利问题。2010 年代开始,我国步入了廉价劳工时代,通货膨胀,薪金十年不变将犹如魑魅般缠绕青年。

目前,我国的劳工法令(我国劳工法令被称为Employment Act,翻译为雇佣法令,单从名字上的意义来看,就已觉得该法令不倾向工人权益)看起来好像“反劳工法令”。我国劳工(俗称打工仔)并没有最低薪金的保障。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就说了:“世界各国的劳工法令都是为了保护劳工权益而设,但我国的劳工法令不但是对资方友善,还伤害劳方利益。”以我国连锁便利店为例,其薪金为每小时仅3令吉50仙,难怪我国条件较好的劳工都爱到工资较高的国家工作。以国人爱到的澳洲为例尽,先进的澳洲就设有最低薪金制,经济不景气时,其最低薪金不减反增,从2008年的每小时14.31澳元或每星期543.78澳元增加到2010年的每小时15澳元或每星期569.90澳元。

虽然我国《1955年雇佣法令》第60A(1)条文有阐明员工工作时间一天不可超过8小时及一个星期不可超过48小时,但是吊诡的是该条文的(2)却列出雇主有权写信要求员工超时工作,而实际情况下,当雇主要求员工加班工作超时,员工有拒绝的可能吗?一些糟糕的公司也只列明工作超时一小时内不算加班。更不利于我国劳工福利的是,我国劳工一天花在去工作的路程上的时间已变相导致他们工作超时,住在偏远廉价住宅区的劳工通常需要在其工作上花上12小时左右的时间。

雇佣法令列明劳工只有区区10天的公共假期,一些刻薄的雇主的确就给予员工只那10天公共假期,而劳工非在所有的公共假期都能休息。可见我国的雇佣法令对劳工的待遇就只有这么的水准。一些雇主更指定员工在五一劳工节(工人权益抗争纪念日)工作,而且并无给予三倍薪金酬劳。

此外,雇佣法令第60E(1)条文指出劳工拥有8天(服务雇主少于2年)、12天(服务雇主少于5年)及16天(服务雇主5年或以上)年假(annual leave)。不只是雇主有意还是政府有意,该条文(a)一直被雇主用来误导员工,以诠释为员工必须服务雇主满1年才能享有8天的年假。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政府并无诚意保护劳工的权益,可以看到的是我国并没有设立裁员基金,没有自动承认制工会的制度。工会系统脆弱,甚至近乎无,导致工人丧失谈判的权利,进一步使劳工掉入水深火热中。

最近,政府要修改三项与劳工有关的法令,包括:

1)《1955年劳工法令》(Employment Act 1955 / Akta Pekerjaan 1955

2)《1967年工业关系法令》(Industrial Relations Act 1967 / Akta Perhubungan Perusahaan 1967

3)《1959年职工会法令》(Trade Unions Act 1959 / Akta Kesatuan Sekerja 1959

这些修改将为接下来的青年劳工伏下陷阱。其中将影响广大劳工阶级的工作生涯是鼓吹分包商制度。受压迫阵线(JERIT)协调员琶拉美丝瓦莉E.Parameswari)指出,在《雇佣法令修订案》中,第一雇主(principal)可以通过人力分包商(Sub-contractor)雇用员工,因此,雇主和雇员不再是直线的关系,员工的薪水和福利由分包商决定,员工不能向雇主争取更好的薪水或福利。这也将导致工人的工作缺乏保障,万一分包商落跑,员工的薪水或工作便泡汤。目前,雇主直接向员工负责,一旦员工遭到雇主无理裁退或违约,员工可以起诉雇主;即使员工是通过分包商引介,分包商的问题并不会影响员工。3

雇佣法令第12条文(2)的修改也是非常不利于工作2年或以上的员工。该条文将雇主终止服务超过5年的员工的2个月通知缩短为1个月。以一位对公司忠心耿耿的员工为例,修正案将赋予雇主只需1个月通知来终止一位服务公司超过10年、20年的员工的工作。这么短时间通知,试问这员工何去何从呢?而最终其所获的赔偿也就更少。

此外,第19条文的修改也将拉长雇主支付工资时间。雇主可以拖延支付加班费长达30天(目前的规定是7天内)。第34条文及第60A条文的修正案将让公司随意在任何时候传召劳工上班,包括凌晨时分。这将导致劳工缺乏足够休息时间,让健康恶化,甚至衍生家庭和社会问题。

另两项法令《1967年工业关系法令》和《1959年职工会法令》将让我国劳工的情况雪上加霜。工业关系法令修正案将导致任何劳工极容易被裁,甚至是难以将雇主控上庭。而职工会法令允许雇主单方面解散其公司的合法职工会(职工会一路以来都难以获得注册)。

我国人民的生活素质日益低落,劳工的权益也已经被侵蚀至底,若当今青年不给予关注,恐怕我国将陷入经济动荡中,接着治安将进一步恶化,民不聊生恐已不远。

与其冷眼旁观,不如行动起来。没有关心、希望和行动,我们的国家和世界只有继续沉沦下去,甚至走向万劫不复的野蛮国度。只要行动起来,青年可以给予我们的国家和世界改变,团结就是力量。青年应当关心政治与经济,了解当下资本主义世界, 更重要的是行动起来,加入公民社会团体为理想公民社会而进行抗争。要更好,就要改变!

注:

  1. 国际劳工组织(ILO, The world economic crisis and the record increase in youth unemployment, http://www.ilo.org/pls/apex/f?p=109:51:4204384749747746::::P51_CONTENT_ID:40712:
  2. 大马局内人(The Malaysian Insider, The case for a minimum wage — Andrew Lo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breakingviews/article/the-case-for-a-minimum-wage-andrew-lo/
  3. 独立新闻在线(merdekareview.com, http://www.merdekareview.com/wap2pg.php?id=15198

2 comments:

awakenknower said...

http://www.osho.tw/cn/cnebook/box8_00.htm

金钱与工作(生存智慧)

十六、放开来能够将工作变成创造性的经验



  为什么处于放开来的状态是那么地困难?

  世界需要工作狂,它需要人们成为奴隶、成为劳动阶级、成为工人,就像机器一样地运作,因此所有那些所谓的道德家和生活严谨的人都一直在教导人们说工作真有某种固有的价值,事实上它没有,它具有某种价值,但是是属最低的那一种,它是一种需要,因为人们有肚子,所以他们需要吃饭,他们需要衣服和房子,这个自然的需要被利用的极点。人们被强迫去工作,但是任何他们所产出的都不是归他们所有,它跑到那些不工作的人身上。

  社会永远都是一个剥削的社会,它被分为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必须为生存而工作,而有产阶级继续累积堆积如山的金钱,这是一个非常丑陋的情况--不人道的、未开化的、疯狂的。那些工作的人是穷人,他们常常在挨饿,他们没有时间来欣赏文学、音乐或绘画,他们甚至无法想象有很美的世界,有艺术的世界,他们甚至无法想象有像静心这样的事,他们一天只要吃一餐就够了。

  多少年代以来,大多数的人都是贫穷的,他们的生存必须依靠他们去充当为生产的机器,当他们不被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死于饥饿,然而他们是世界上整个财富真正的所有权人,他们是生产者,但是那些狡猾的人和政客或教士进行阴谋,使社会分成不同的两类:那些真正的人--那些富有或超富有的人,以及那些只是名义上是人,但是被充当物品或生产机器的人。因为有这样的情况,所以长久以来,那些拥有既得利益的人都一直在教导人们一件事,那就是工作,工作努力一点,好让你能够生产更多,使那些富有的人可以变得更富有。

  工作的价值只是在于生产够每一个人用的东西,或许每天四五个小时的工作就足以让整个人类过得很平顺、很舒服,但是这个想要致富的疯狂欲望,这个无穷的贪婪……丝毫不了解说你的钱越多,那些钱的价值就会越少。比方说,目前世界上最富有的是一个日本人,他的财富有两百一十亿美元,他要怎么去处理那些钱?你能够吃掉它吗?钱会生出更多的钱,光从利息所得,那个人就会继续变得越来越富有。超出某一个限度之后,金钱就会丧失所有的价值,但贪婪是完全疯狂的。

  整个人类社会都生活在一种疯狂之下,那就是为什么很难处于放开来的状态,因为它一直都被谴责成懒惰,它违反了工作狂的社会。放开来意味着你开始以一种神智比较健全的方式去生活,你不再疯狂地追逐金钱,你不再一直继续工作,你工作只是为了你物质上的需要,但是也有心灵上的需要!工作是为了要取得物质需要所必须做的,放开来是为了心灵需要所必须的,但是大多数的人都完全抑制了心灵的成长。

  放开来是最美的空间之一,你只是存在,什么事都不做,静静地坐着,草木就自己成长,你只是享受小鸟的歌唱、树木的翠绿、以及各种花朵令人迷醉的五颜六色,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来经验存在,你必须停止作为,你必须处于一种完全不被占据的状态,没有紧张,没有烦恼。

  在这种平静的状态下,你会融入我们周遭的音乐,你会突然觉知到太阳的美。有无数的人从来没有享受过日出和日落,他们没有足够的心力去做它,他们一直在工作和生产--不是为他们自己,而是为那些狡猾的既得利益者,为那些当权的人,为那些有能力控制别人的人。很自然地,他们会教导你说工作是伟大的,事实上,那是为他们的利益来说的。那个制约已经变得非常深,甚至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不能够休息,人们已经完全忘记休息的语言,他们被训练成去忘记它。

  每一个小孩生下来的时候都带着一种内在的能力,你不必去教小孩如何放松,你注意看小孩,他很放松,他处于一种放开来的状态,但是你不允许他享受这种天堂的状态,你很快就会使他变文明。每一个小孩都很原始、很不文明,但是父母、老师、以及每一个人都盯住小孩,想要使他们文明,使他们成为社会的一部分,没有人会去想说社会是完全疯狂的。如果小孩保持他原来的样子,不再走社会或你们所谓文明的路线,那是很好的,但是父母们带着所有美好的期望,他们不可能让小孩单独,他们必须教他去工作,他们必须教他去生产,他们必须教他成为具有竞争力的,他们必须教他说: 「除非你爬到顶端,否则你就证明了我们的失败。」因此每一个人都争着要爬到顶端,这样你怎么能够放松?

  我并不反对工作,工作具有它本身的实用价值,但是只有实用价值,它不能够成为你生命的一切。食物、衣服和房子是绝对需要的。工作,但是不要变得沉溺于工作,当你没有工作的时候,你必须懂得如何放松,要放松不需要很多智慧,它是一种简单的艺术,它非常容易,因为你一生下来就已经知道它了,它已经存在,它只需要从蛰伏状态中恢复过来,它只需要再度被挑起。

  所有的静心方法都只不过是帮助你回忆那个放开来的艺术的方法,我说回忆,因为你已经知道它,虽然你知道它,但是那个知道却被社会所压抑。

  有一些简单的原则必须记住:必须由身体开始。在你的床上躺下来--你每天都在躺,所以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当你躺在床上,在睡觉来临之前,闭起眼睛开始观照你的能量,从脚开始,从那里开始移动,只要向内观照:是否在什么地方有某种紧张?在脚的部分、在大腿的部分、或是在胃的部分?有没有什么紧张?如果你在某个部位发现紧张,那么只要试着去放松它,除非你觉得那个部分的紧张已经松开来,否则不要从那个点移开。通过你的手,因为你的手就是你的头脑,它们跟你的头脑相连。如果你的右手是紧张的,那么你的左脑也会是紧张的;如果你的左手是紧张的,那么你的右脑也会是紧张的,所以首先要通过你的双手--它们几乎就是你头脑的分支--然后在最后到达你的头脑。

  当整个身体都放松,头脑就已经有百份之九十放松了,因为身体只不过是头脑的延伸。然后那个在你的头脑里面百份之十的紧张……只要观照着它。只要借着观照,那个云就会消失。对你而言,那需要花上几天的时间,它是一种诀窍,它将能够重新恢复你孩提时代的经验,在那个时候,你是非常放松的。从你每天躺在床上开始,几天之后,你就能够抓到那个诀窍,一旦你知道了那个奥秘--没有人能够把它教给你,你必须在你自己的身体里面找寻--然后,甚至在白天,任何时间,你都能够放松,成为放松的主人是世界上最美的经验之一,它是走向一个伟大的灵性旅程的开始,因为当你完全处于放开来的状况,你就不再是一个身体。

  你是否曾经观察这一个简单的事实:唯有当有一些紧张或一引起疼痛,你才会觉知到你的身体?当你没有头痛的时候,你觉知过你的头吗?如果你的整个身体都放松,你就会忘记你是一个身体。在那个忘记身体的当中,你就会记起隐藏在你身体里面一个新的现象:你灵性的本质。放开来就是去知道你不是身体,而是某种永恒的、不朽的东西的方法。世界上不需要任何其它的宗教,只要简单的放开来的艺术就能够将每一个人转变成具有宗教性的人。宗教并不是在相信神,宗教并不是在相信教皇,宗教并不是在相信任何观念的系统,宗教是知道那个在你里面永恒的东西:真、神、美--那个你存在的真理的东西,那个你的神性的东西,那个你的美、你的慈悲和你的光辉的东西。

  放开来的艺术跟经验那个非物质的、那个不可测量的--你真实的本质--是同义词。有一些片刻,你并没有觉知到,你处于一种放开来的状态。比方说,当你真的笑,捧腹大笑,不只是从头脑,而是从你的肚子,那个时候,你是很放松的,虽然你并没有觉知到,你处于一种放开来的状态,那就是为什么笑能够那么令人健康,没有其它药物能够带给你那么多的好处,但是笑却被某些人所阻止,那些人也是阻止你去觉知放开来的阴谋者,整个人类都被转变成严肃的、心理有病的一团。你曾经听过小孩子格格地笑吗?他的整个身体都涉入它里面,而当你笑的时候,你很少整个身体都在笑,它只是一件理智上的、头脑的事。

  所以你必须注意你的日常生活,看看在那些场合你可以找到自然的放开来的经验。当你在听我讲话,你可以经验到一种放开来,它每天都在发生,但是你并没有觉知到,我可以看到你的脸在改变,我可以看到你的宁静在加深,我可以看到,当你在笑,你的笑已经不再拘束、不再有束缚,现在你的笑已经成为你的自由。我每天都可以观察到,你继续变得越来越放松,好像你并不是在听演讲,而是在听柔和的音乐,不是在听那些话语,而在听我的宁静。

  如果你无法在我此地的「在」里面经验到一种放开来,你将很难在其它任何地方找到它,但是有一些片刻,当你在游泳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是一位泳者,你可以只是漂浮,不要游,你将会发现很深的放开来,只是随着河流走,甚至不要有任何动作来违反那个流,变成那个流的一部分。

  你必须从各种不同的来源累积放开来的经验,不久你就会握有整个奥秘,它是最基本的事情之一,尤其是对我的门徒来讲,它将能够使你免于工作狂的制约,那并不是意味着说你将会变懒惰,相反地,当你越放松,你就变得越有力量,当你很放松,你就会累积更多的能量,你的工作将会开始有一种创造力的品质,而不只是在生产。不论你做什么,你都会全然投入,带着很大的爱,而你将会有很多能量可以去做它。

  所以放开来并不反对工作,事实上,放开来将工作蜕变成一种创造性的经验。

Robert Lua Khang Wei said...

没有人反对工作,而是要反对剥削(剥削自由与平等)。:)